点点娱乐-北京时间4月25日讯 当地时间4月24日,西班牙纳瓦拉大区法庭第二审判庭宣布了对“奥萨苏纳假球案”的判决结果,这也是西班牙体育界第一桩因为“体育腐败”入刑的案件

点点娱乐-北京时间4月25日讯 当地时间4月24日,西班牙纳瓦拉大区法庭第二审判庭宣布了对“奥萨苏纳假球案”的判决结果,这也是西班牙体育界第一桩因为“体育腐败”入刑的案件

北京时间4月25日讯 当地时间4月24日,西班牙纳瓦拉大区法庭第二审判庭宣布了对“奥萨苏纳假球案”的判决结果,这也是西班牙体育界第一桩因为“体育腐败”入刑的案件。在被起诉的11人中,包括奥萨苏纳前总经理Ángel Vizcay、贝蒂斯的Antonio Amaya 和Xabier Torres两名球员在内的9人均被判处监禁和罚款,监禁时长从9个月到8年零8个月不等,奥萨苏纳前经理Diego Mauriain和前贝蒂斯球员Jordi Figueras被判无罪。9人的判决前奥萨苏纳总经理Ángel Vizcay被判8年零8个月1、因挪用公款罪判处4年零3个月,以及时长为12个月的罚款,每天罚款40欧。2、伪造商业文件和伪造账簿两项罪名,每项判2年,以及时长为9个月的罚款,每天罚款40欧。3、因体育方面的腐败另处5个月监禁,以及32.5万欧罚款,出狱后11个月内禁止从事经理人或相似竞技体育方面的职业。前主席Miguel Archanco和前总监Jesús Peralta被判6年零8个月1、因挪用公款判罪处3年零8个月,以及时长为9个月的罚款,每天罚款40欧。2、伪造商业文件和伪造账簿两项罪名,共判2年,以及时长为9个月的罚款,每天罚款40欧。3、因体育方面的腐败另处1年监禁,以及90万欧罚款,出狱后2年内禁止从事总监或相似竞技体育方面的职业。前副主席Juan Antonio Pascual被判6年零6个月1、因挪用公款罪判处3年零6个月,以及时长为9个月的罚款,每天罚款30欧。2、伪造商业文件和伪造账簿两项罪名,共判2年,以及时长为9个月的罚款,每天罚款30欧。3、因体育方面的腐败另处1年监禁,以及90万欧罚款,出狱后2年内禁止从事总监或相似竞技体育方面的职业。财政董事Sancho Bandrés被判6年零6个月1、因挪用公款罪判处3年零6个月,以及时长为9个月的罚款,每天罚款40欧。2、伪造商业文件和伪造账簿两项罪名,共判2年,以及时长为9个月的罚款,每天罚款40欧。3、因体育方面的腐败另处1年监禁,以及90万欧罚款,出狱后2年内禁止从事总监或相似竞技体育方面的职业。另外两位主管Cristina Valencia和Albert Nolla因伪造商业文件判处9个月,以及时长为6个月的罚款,每天罚款30欧。前贝蒂斯球员Antonio Amaya 和Xabier Torres因体育方面的腐败判处1年监禁,以及90万欧罚款,2年内不能从事职业足球活动。法庭判决书主要条款1、审判方认为本案件涉及两大方面的问题。一是挪用公款、伪造文件和账簿等俱乐部经济管理方面的问题,二是体育腐败方面的问题。2、关于俱乐部的管理,有证据表明,在涉案期间,被告违反俱乐部章程和规定,故意挪用俱乐部资金,非法动用比赛日门票、季票收入等现金收入。3、已证实的欺诈总额为234万欧,其中2012/13赛季为90万欧,2013/14赛季为144万欧。此外,前总经理 Ángel Vizcay还私自挪用了60万欧,这一点已得到证实。除了被用于涉案两场比赛的贿赂外,无法确定这笔款项的去向。4、对上述两个赛季的账簿进行伪造是为使收支平衡。2012/13赛季,俱乐部伪造了来自Cristina Nolla和Albert Nolla两家房地产公司价值90万欧的收据,这两家公司实际并不存在。2013/14赛季,在其中5个董事辞职后,俱乐部通过与葡萄牙公司Flelfield签订假合同,并共同制作了3张伪造发票,伪造的收入款项为144万欧。分庭进行的调查显示,前总经理Ángel Vizcay编制了后一个赛季的部分发票,以获得更有利的审计报告。5、由于没有证据表明,前经理Diego Mauriain知晓从潘普洛纳转移到塞维利亚以贿赂贝蒂斯两名球员的40万欧的真正用途,其不犯有挪用公款罪。此外,由于贿赂行为实际在转移这笔款项时就已发生,故Diego Mauriain的行为也不构成共同必要犯罪。6、关于体育腐败方面的判决结论为,犯罪的董事会成员和俱乐部经理与贝蒂斯的两名球员达成了协议,贝蒂斯的两名球员被贿赂在对阵巴拉多利德的比赛中获胜,并且在最后一场联赛对阵奥萨苏纳时让后者赢球。此点已通过证人和技术人员提供的证据得到证实,其透露了行贿过程中进行的接触和会面情况。7、由于没有证据表明前贝蒂斯球员Jordi Figueras参与了上述体育腐败行为,审判分庭对其做出无罪判决。作出以上判决基于的法律依据是《刑事诉讼法》第286条第4款提到的“第三方奖金”,审判方在对上述条款和有关问题的欧洲和国际现行标准进行全面研究后作出了此判决。有人认为,为了赢得比赛而向别的俱乐部提供金钱或利益是为了俱乐部自身的利益,但这会产生一系列相互关联的影响,例如比赛结果可能会对第三方球队造成不利影响,以及对博彩方面的影响而造成的经济损失。这种行为会影响公平竞技。此外,有人还会认为,基于社会对第三方的宽容,不管第三方奖金是否构成犯罪,涉嫌支付第三方奖金者都不应受到刑事处罚。但审判方在此强调,运动员的责任不仅仅是“赢下比赛”,还需要确保竞技结果符合双方都知道和接受的标准。(秋田)